外交无小事。一些看似很不经意的细节,往往透露出意味深长的信号。

数据显示,初步核算,前三季度我国GDP同比快速增长6.9 ,增长速度与上半年持平,比上年同期加快0.2个百分点。其中的,三季度GDP快速增长6.8 。

刚刚,就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,美国总统川普会见了主席特使、国务院副总理刘鹤。会见持续了40分钟。根据新华社随后发布的通稿,川普还特别对刘鹤强调:我高度珍惜同主席的良好工作关系和个人友谊。

作为推特驻白宫首席记者的川普,也很快在推特上发布了相关信息,说自己和刘鹤谈了商业贸易难题。现场照片上,系红领带的川普站右边,系蓝领带的刘鹤站左边,两人握手微笑。

就业作为衡量经济发展运行状况的关键指标。没较充分就业,就谈不上包容性快速增长,增加收入、创造社会财富也就成了无本之木。

中的美商业贸易磋商还在继续,但这会谈间隙,川普突然在白宫见了刘鹤,传递的信息,应该也是相当丰富的,至少这三个清晰信号吧:

首先来看鸦片战争,历史惊人相似。中的英鸦片战争的起因与现在中的美商业贸易战的起因,何等相似。清朝那个时候,美国需要我国的茶叶,但不需要美国的工业的产品。马戛尔尼1793年来到我国的时候,带着他的马车模型,带着他的挂钟等的产品。他见到乾隆皇帝,乾隆皇帝说,这些都是奇淫巧技。清朝不需要美国的的产品。由于这样的分歧没法改变,美国后来通过走私来销售鸦片,改变了中的英的商业贸易状况,由逆差变为顺差,清当然不同意,由此导致了历史上的鸦片战争。

就业的充分,得益于新制造业、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蓬勃发展。前三季度服务业对我国经济发展快速增长贡献率达到58.8 ,比上年同期提高0.3个百分点。同时,数字经济发展、平台经济发展、共享经济发展广泛渗透,新的服务不断涌现。

另外,在新华社的报道中的,川普对刘鹤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“美中的在经贸领域保持良好合作关系十分重要。”请注意,这是“十分重要”。既然十分重要,那美国应该也清醒意识到,一旦脱轨,就会地动山摇。

在我国社科院经济发展学教授、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发展学家刘煜辉看来,新旧动能转化正重塑我国经济发展的韧性。

不少国际机构同样看好我国经济发展保持中的高速快速增长。世界银行将2017年我国经济发展增长速度预期从6.5 上调至6.7 ;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更为乐观,认为今年我国经济发展快速增长将达到6.8 ;东盟与中的日韩(10+3)宏观经济发展研究室(AMRO)预计2018年我国经济发展还将继续保持强劲快速增长态势。

双方确实存在较大分歧,怎么办?请注意,中的方的用词是“妥善处理”,川普的用词是“积极解决”。用词有微妙差异,但态度是基本一致的。也就是说,双方都认为,不能让这些分歧影响了两国关系,这就为谈判最后可能成功创造了较好的条件。当然,中的方也是有原则的:平等互利的基础上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按目前趋势来看,今年全年我国GDP增长速度有望超过2016年的6.7 ,实现自2011年以来首次全年经济发展快速增长同比加速。回暖态势良好,让外界更加关心这一态势能否持久。

“经济发展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不是一天两天,要做好长期准备。”赵锡军强调,在此背景下,宏观经济发展政策要稳定、连续、高效;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持续推进,金融、财税、投融资等领域改革措施要符合市场机制,为经济发展持续快速增长提供有利条件。

布基纳法索的工业基础薄弱,资源较为贫乏,经济发展以农牧业为主,棉花是主要经济发展作物和出口创汇的产品。官方货币是非洲金融共同体法郎,简称西非法郎。按照现在的汇率,1西非法郎差不多是0.00178美元。

第二,大国经济发展的发展一定要有的、创意的生产体系。大国的经济发展和小国的经济发展不一样。小国的依附性强,借助国际分工得以生存发展。但大国一定要有经济发展性,制造业要强,制造业要,国家才会有经济发展实力。

19日在中的新社举办的“国是论坛”上,华夏新供给经济发展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发展学家贾康表示,我国经济发展经过长达9个月的检验期后,通过结构升级优化,料将进入质量升级版的中的高速快速增长平台。

布国是联合国公布的最不发达国家之一,有多么不发达呢?2017年,布基纳法索的国内生产总值是136亿美元,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是730美元。

最近我到安徽调研,考察科大讯飞、量子通信实验室等。我得到一个结论:天津现在面临的最大难题,表面看是创意的难题,其背后深层次的难题,是当我们的土地价格越来越高,房价越来越高的时候,天津的实体经济发展没生存发展的空间。 这样,天津的经济发展就会空心化。科大讯飞,高端的研发在天津,但制造业链条的大部分在合肥。天津这样发展下去的话,非常让人忧虑。十年或者二十年以后,天津能保持住现在这样的地位吗。过去我们讲这个的产品来自于天津,那个的产品来自于天津,现在大家还能够举出什么样的品牌是来自于天津的吗?所以高端的创意没实体经济发展支撑,最后一定是一个空城。

深圳市表面来看,我们说是一个创意的城市,有很多创意。但是我想提醒大家的是,深圳市现在的成功,前端光鲜的是科技创意,背后则是由实体经济发展来支撑的。大量的湖北、湖南、四川的打工仔在深圳市,这才是深圳市财富的支撑。深圳市经济发展不是靠少数的,如腾讯这样的公司在支撑。只有创意者,没创业者,这样的经济发展也是活不起来的。这是第二个难题——生产体系。

除了“不发达”、“勤劳”,“政变”也是布基纳法索的关键词。

从1960年宣告至今,布基纳法索经历了8次政权更迭,有7次都是通过军事政变实现的。

1966年,军队发动政变,接管政权,陆军参谋长拉米扎纳出任总统。

1983年8月,桑卡拉发动政变,任全国革命委员会主席兼国家元首。

据知情人士透露,就在川普会见刘鹤前几个小时,双方还在焦点难题上互不相让,谈判一度陷入胶着。川普的突然会见,双方的微笑握手,无疑为这一天的艰苦磋商,划上了一个句号。

谈判还将继续,博弈仍在进行。争取最好的结果,作好最坏的打算。明天是很关键的一天!

2017年1月,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与台湾地区“断交”后,布基纳法索的外长巴里(Alpha Barry)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曾有人提出要以500亿美元换布基纳法索与大陆建交,被他们拒绝,称不会为了钱“背叛”台湾地区。

2009年,我国地质大学(武汉)毕业生郭林去往非洲闯荡,在加纳的店铺里售卖淘金机械。

西非盛产黄金,对我国较为先进的淘金机械设备需求不少。加纳的黄金的产品排名第一,我国商人也因此大量涌入,市场竞争异常激烈。但是的产品排名第二的布基纳法索,我国人却很少,郭林看到了那里巨大的市场潜力。

第二次去是2014年,任内再次访问布国,只停留了五个小时,一走下飞机,就给了孔波雷一个大拥抱,迎宾队伍还唱起了《阿里山的姑娘》。

这次,布基纳法索“断交”的消息虽然突然,但也不是无迹可寻。

台湾地区媒体就找出了两个信号,一个是今年4月份,蔡英文“出访”非洲,布基纳法索的总统早就以有其他事情为由,拒绝了蔡英文到访;第二个是在本周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上,布基纳法索作为台湾地区“友邦”,未替台方发言,只是提案。

1984年8月4日,上沃尔和国改称“布基纳法索”。